此间·我们

养心如葵,素心如兰

此间,有哀思

我并不是一个善于交际的人,我希望有人能够倾听我的声音,我惮和人说话,所以坚持写东西。可是不善于表达,写出来的东西总是奇奇怪怪。

后来写诗,只是邯郸学步、附庸风月,但我却惊异于人们叫好的目光。我不渴望大多数文人向往的觥斛交错,也不没有千金散尽还复来的觉悟。喜欢写诗,是因为知道有人会看。至少从一些称赞声中能够收到反馈,虽然我觉得他们并没能看懂那些文字。文字虽然干瘪,抒情的方式也是百转千回,但是我却从心底里欣慰,从心底里感谢那些愿意读我的诗歌的人......

有一种卑微,就是希望有人能够向我走近,能够看穿其中些许,能够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