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我们

养心如葵,素心如兰

对联那些事儿

最近写代码差不多走火入魔了,每每抬头发觉已经是凌成两三点……其实说不上来具体做了下啥,看到啥好玩就想往自己的公众号里折腾。最近看到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对对联的功能很好玩,想把他给折腾到公众号里。起先只是好玩,弄了些乱七八糟的句子试了下,感觉给出的答案多少还是有可取之处的。然而认真分析时却有了种细思极恐之感——微软在自然语言领域的研究真的到了思维不可及处。

其实之所以有这种感概,是因为知道得到一份工整的对联不容易。或许很多朋友会不以为然,觉得所谓的对联不过就是简单的凑数,最多就是凑合下词性、语义就 Okey 了。我并不了一使用图样图森破的这样的词句,毕竟在四个现代化的进程中,我们的血液中的流失掉的东西太多太多了。我也认为没必要讨论使我们的悲哀还是时代的悲哀,可惜的是我们的后代可能会慢慢的淡这些忘灿烂的甚至无与伦比的文化遗产。虽然这些文化可能并不都是好的,但是它至少曾经使我们的血液中的东西。

还是回来说对联吧!论起源的话对联可以追溯到五代时期(唐朝以后)。但是说此前的律诗中的对仗,以及更早期的骈文中的对偶……无一不是对联的雏形。肤浅的看,对联的上、下联是独立的两句话,字数、句式结构一致。不过今天是专门讨论对联吗,多少得点干货咯。

对联——雅称「楹联」,俗称对子。我们通常人为一幅合格的对联必须具备以下特点:

  1. 上下联字数相等,句法一致——除有意空出某字的位置以达到某种效果外,上下联字数必须相同,不多不少;
  2. 要平仄相合,音调和谐——传统习惯是「仄起平落」,即上联末句尾字用仄声,下联末句尾字用平声;
  3. 要词性相对,位置相同——就是名词对名词,动词对动词,形容词对形容词,量词对量词,副词对副词,而且相对的词必须在相同的位置上;
  4. 要内容相关,上下衔接——上下联的含义必须相互衔接,但又不能重覆。

咋看一个激灵,貌似要求还不少,似乎有点难度呢。这里还需简单的普及一下平仄,个人感觉这是对联的主要门槛之一。平仄是中国诗词中用字的声调——把这个笼统的说法展开就分别是:阴平(平)、阳平(上)、上声(去)、去声(入),简单的对应现代汉语的一、二、三、四声。阴平、阳平归入平声,上声、去声合称仄声;元朝以前平声单指阴平,也就是一声,仄声是上(阳平)、去、人三个音调的总称。

这样看来貌似还是有点难度呢,这个字的音调还要控制。其实也不用叫苦,比较我们没必要真的去对对联。而恶趣味我想到这里还不忘挤兑一下唐朝的诗人——那时候平声只有一个,还要严格的遵守平仄……尼玛唐朝的变态真他妈的多!

常规来说,对联不去附会一些特别的东西的话,倒还能够比较简单直观。比如常见的春联——天增岁月人增收,春满乾坤福满门;抑或常规对联——春暮偶登楼,上下鱼龙,应惜满湖绿水,酒醉休说梦,关山戎马,未如一枕黄梁。或许对于如斯附庸风雅的看看客而言,最多就是句“写得真好,然并卵”。

然而即便赴会一些东西,对于我们而言可能依旧“没有什么卵用”。但是了解一下也不是什么坏事,放开上述的常规对联,多少还用些千古名联让看客们能够眼前一亮。

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千古绝对的上联是“冰凉酒”,那时候层自以为是的嘲笑那些由此赞叹的人傻X,并且无知的以为“无花果”、“自行车”不都能对上吗。后来后来,当知道这个上联的奥秘在于“一点、两点、三点”——说的是上联三字左边的偏旁(冰字古代的偏旁只有一点),知道这个时候才明白谁才是真正的傻X。再到后来后来的后来,有人告诉我这副对联有个完美的下联——“丁香花”——“百头、千头、万头”,下联三个字的上半部分。理解这个对联的时候,我才真正的理解了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前些时候,看到好多网友在知乎上讨论另外一个著名的上联“烟锁池塘柳”的时候,我再度无知呃回复了“炮镇海城楼”。那时个人以为,上、下联的所有汉字都是左右结构,左边的偏旁都是五行——金、木、水、火、土。看到网友的讨论之后在感叹自己涨姿势的同时似乎也认识到,意境上似乎不合拍,此外下联跟着使用五行做偏旁,对应不上似乎并不合拍。看到网友推荐的“桃燃锦江堤”,依旧因为偏旁的瑕疵不以为然。当然帖子中网友也给出了不少有意思的答案,比如: 锈堵油烟机、深圳铁板烧、火锅涮培根、锤柄烫洛基、烂桃滚错堆(这个的画面感真实绝了)……但是多多少少都有瑕疵。真正让我眼前一亮的,也是帖子中的一个热门答案——鸫栖楠背钟——东、西、南、北、中——五行对应方位。但是个人认为依旧有瑕疵,首先是平仄,其次下联的“背”字是上下结构。有更加强迫症的网友说上联火是南方、金是西方,转换到方位依旧对应不上。其实写到这里我自己都凌乱了,有没有人能告诉我,这里到底对什么好吗?但是似乎知道了也只剩一句“然并卵”。

让而上述讨论的并不是孤例,与此类似的还有“李广射石,弓虽强、石更硬”。曾经看到很好的下联“嫦娥奔月,水目泪、秋心愁”,然而平仄依旧是 Bug;后来又看到“后羿射日,弓长张、日月明”,但是音调仍然是硬伤。上边都是些让人泄气的,没有最佳答案的对联,其实也有些让人拍手叫好的佳对:“我俄人,骑奇马,张长弓,单戈成战,琴瑟琵琶八大王,王王在上;尔人你,伪为人,裘求衣,合手即拿,魑魅魍魉四小鬼,鬼鬼在边”,虽然作为对联不得不说仍有瑕疵,但是作为对外族蓄意挑衅的回击,由不得不对下联的掷地有声而啧啧称奇。

最后来点提气儿的,毕竟我大天朝上下五千年多少有点积累:“水有虫则浊,水有鱼则渔,水水水,江河湖淼淼;木之下为本,木之上为末,木木木,松柏樟森森。”,“少水沙即现;是土堤方成。”,“朝云朝朝朝朝朝朝朝退;长水长长长长长长长流。”,“鹦鹉洲,洲上舟,水推舟流洲不流;洛阳桥,桥下荞,风吹荞动桥不动。”,“人曾是僧,人弗能成佛;女卑为婢,女又可称奴。”

对了,话说我在微软对联的功能中输入“上下五千年”,得到的下联是“纵横九万里”。还算靠谱!改成“中华上下五千年”,得到的最佳答案是“华夏纵横九万里”。但是似乎依旧没有什么卵用,仅仅是涨涨姿势,顺便感叹一下微软的牛逼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