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我们

养心如葵,素心如兰

认真

最近遭遇了件很闹心的事情,具体的无心、也无力细说,总之有点身心俱疲的感觉。回头看去,也算是在阴影中走了一遭,心气自然有些乏了。好在期间有个知心会意的朋友,说了不少安慰的话,多少能有些释怀。

今天,朋友问我是否放下了些许的事情。涩然哂之,未作言表。事后扪心自问,始才发现,平日在文章里写惯了男儿气概的我,临到这件事前,却始终转不过弯来。坐实了嘴皮子、笔杆子下的英雄……

朋友大抵了解我的情况,临走时不忘安慰道:“有些事情不值得……清醒点,事情就过去了。”我于是乎又把拉住她,道:“人在不够理智的时候,不管往昔多么英明,逢场却难免昏招迭出、行于颜色;而愤怒的时候,无论从前多么温和,遇事也不乏矫枉过证,背离初心。错了的,就错了;过了的,就过了。我呀,是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啊。放心吧,也差不多了!”

又做了回嘴上的英雄,朋友终于放心的走了。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眼眶却湿润了——我终于还是做回了自己。我不是感情细腻的人,所以很少这般难过。泪干之后,竟蓦的释然了。心想就写点什么吧,不写什么英雄气概,也不写什么家国情怀,就写点不常和人透露的心迹,权做排解了。

好长一段时间没写什么东西,也就只好侃侃而谈,说说前些天看到的一件小事情:那天早上出门晚(最近迟到习惯了),所以公交车上没什么人。当然个说法是相对以往上班的经历,尽管公交上人不多,但是也还有至少四分之一的人在站着。一路上都很安静,甚至有的朋友竟然补起了养颜觉。在我都快要昏昏欲睡之际,忽然被一生一熟的两口武汉腔给吵醒:“大哥你去哪儿?”“火车站!”“这么远咋不找个地方座呢?你呀,应该…”定了定神,瞄了眼那两货,下意识的鄙夷了一下:国人的素质也真是……高晓松老师在《晓说》中的描述也是绝了!掏出手机刷了下微博,不带塞回荷包,大嗓门哥们又来了:“我就说吗!大哥,你坐……”听着二人的对话,不禁为之触动——高小松你那样说好吗(华丽丽的把自个儿给宽恕了)?日本人地铁的安静不能完全的说明素质高啊什么的,这是不是侧面的应证了他们太没人情味了啊?毕竟我们的生活面对的是活生生的人,没必要因为所谓的素质就把某个地方(比如说车厢)给弄得冷冰冰——与其冒着坐过站的风险睡大觉,倒不如和一些同命相连的人们谈谈天,聊点什么。解个乏闷,乐个清闲。“兄弟,你来坐会儿……”寻思间又被两人给拉回神来,抬头往窗外一看——该下车了。

今儿为了凑字数,把之前寻思的点事儿给录了下来,不敢说思想呀什么的,真心觉得高晓松老师的那个观点真心有些不合适。回过头来在看最近的那些个烦心事儿,也只能说是“因为太在乎,所以太认真”。

—— 2015年01月11日 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