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我们

养心如葵,素心如兰

西瓜被杀时

西瓜被杀时,为何大笑?
都这么熟了,还要礼貌?
见面就开始聊,
薛定谔的猫。
我该用什么,把你救好?

西瓜被杀了,没有尖叫!
重逢的心理,是在求饶。
没话题了就笑,
怨音乐太吵。
我该做什么?雍容走掉?

我转身就跑,因为眼泪就要掉。
我只想问一句,最近可好。
糟糕,可惜情绪不搭调。
哽咽了半天,却只说了声:
你一点也没老!